当前位置:首页 >>> 淫色人妻 >>> 【荡妇笔记】11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5dav.org 加入收藏夹!


               第十一章
  这天晓祥要接一个项目,客户没到公司来,却邀请我们在一个咖啡厅见面。
  这还是我第一次在这么正式的场合到咖啡厅洽谈,我穿着职业装,以晓祥助
理的身份陪同前往。客户是为一家国外的保险公司设计户外广告,这次设计的主
题是一个养老型的保险,要求以母女的形象全裸出镜。洽谈进行得很顺利,其实
我心中都已经有了扮演母亲的合适人选。在洽谈中,我无意中看到咖啡厅角落里
有一个熟悉的身影,那是我的爸爸。
  我爸爸是一家电机厂外围的销售公司的小老板,公司算上我爸一共就两个人。
  这种大企业外围的销售公司有很多,大部分是原来工厂里有一定关系的人辞
职出来成立的,因为人脉的关系,可以用比较低的价格从工厂直接进货,然后再
卖给客户。跟工厂里的销售科是相同的作用。因为这样的公司很多,所以生意并
不算多好,基本上跟上班打工差不了多少。我爸爸的客户我知道一些,大部分是
一些中年男人,我都得叫叔的。不过今天坐在我爸爸对面的,是一个年轻女性的
背影,而且我爸爸的表情,也完全不是商业洽谈的表情。当然,我爸这种生意,
也用不着在这种场合洽谈。
  我开始好奇起来。我们这边洽谈完毕后,我和晓祥说要回学校,便跟他分了
手,然后又折回到咖啡厅一探究竟。爸爸和那个女人刚好起身要离去,我就在后
面尾随着。哎,像小偷又像侦探,感觉好刺激。
  爸爸和那个女的关系果然非同一般,我看到爸爸竟然揽住了那个女的肩膀。
  怎么可以这样!刚才他们起身时,我看到了那个女人的脸,估计年龄比我大
不了多少。莫非爸爸在搞外遇?这对我来说真是难以想象的事。我觉得就算天下
的爸爸都出轨了我爸爸也肯定是个例外,而且昨晚我还在家住着呐,爸爸没有任
何异常嘛。如果真的是外遇,那爸爸伪装的也太好了吧,简直是实力演技派。
  不是外遇,不是外遇,我一直在心里默念。然而两个人进了一家旅馆。看来
是真的了,我爸爸真的在搞外遇。
  坏蛋!
  如果晓祥跟另一个女人开房我是完全不介意的,这是我的标准,而我的爸爸
和另一个女人开房我是非常介意的,这是我代表我妈妈的标准。我感到非常气愤,
还有伤心,那种被抛弃的伤心。我想冲进去,揪出那个第三者。
  但是揪出来之后怎么办?爸爸会不会和妈妈离婚?
  往日的家庭温情一幕幕地浮现在眼前。爸爸是个很好的男人,是个会让女儿
感觉到他在爱着妈妈的爸爸。甚至在昨天,爸爸和妈妈聊天时我还在想,我和晓
祥老了以后能像爸爸和妈妈这样我就很知足了。对了,我还想,那时候晓祥应该
阅女更加无数了吧,而我大概也不知道被多少人上过了吧。对了,我还想,这些
都无所谓的,心在一起就好。
  爸爸和妈妈心肯定在一起。这点我十分肯定。
  好吧,晓祥是男人,爸爸也是男人,为什么要双重标准呢。记得赵哥说,让
一个男人一辈子只准干一个女人,就是多好的女人都会感到乏味的,当时我很赞
同。
  爸爸也许只是肉体上的出轨吧,不,不是也许,一定是的。爸爸爱妈妈绝对
不是装出来的,那种感觉,没人能装得出来。
  嗯,不去捉小三了。
  第二天傍晚的时候我回家了,爸爸一个人在看电视,妈妈和别的邻居出去散
步了。爸爸跟平常一样,还问我怎么这时候回家,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哼!当然出事了!
  妈妈不在家,正好。我开门见山地说:昨天我看到你了,和一个女的。虽然
我昨天就已经原谅了爸爸,但这时候还是不免气冲冲的,而且越说越气,最后几
个字几乎是吼出来的。
  一向在我面前很有威严的爸爸突然变得像做错事的小学生一样,支吾着不知
说什么好。
  我突然心疼起爸爸了。我坐在爸爸旁边,两个人沉默很久。
  哎,不生气了。男人都是兽嘛,晓祥和赵哥都是兽,爸爸也一样。
  我跟他说我会保守秘密的,但我希望他跟那个女的断绝关系。爸爸说跟那个
女的也没有几次,一时糊涂了才做了这样的错事。我问爸爸那个女的多大,爸爸
说比我大2岁。
  「比我」,嗯,一个很变态的想法浮现在我脑海里。
  赵哥说男人一辈子只干一个女人是很乏味的。爸爸只是乏味了,换换口味而
已。那女的身材和脸蛋都不怎么样,就算比妈妈年轻又怎样,还是不如妈妈。
  更不如我了。
  我比她年轻,也比她漂亮,用赵哥的话说,我是「上品」来着。爸爸要换口
味,我是最佳人选。爸爸操女儿,不能算「外」遇吧。我心里已经做好打算,让
爸爸来断送掉我的处女膜,为了爸爸,我愿意。
  我忽然觉得现在我像个祭品,隐隐还有点刺激的感觉。
  我很激动地说:「爸爸,如果有需要,那你干我吧。女儿是爸爸前世的情人,
现在我也愿意当你的情人。」我一边说一边把自己的T恤脱了下来,露出黑色的
胸罩。爸爸赶忙制止我,但我挣脱他的手,又不依不饶地伸手解开胸罩,我的两
个大乳房就这样无遮无拦地出现在爸爸面前。其实我刚才想先脱短裤的,但我怕
爸爸真的制止住了我,那我就没法继续脱了,爸爸看过我多次只穿内衣的样子,
所以这算不上突破。于是我先脱了胸罩,让他看到养育多年的水灵漂亮的女儿的
两个大胸。这是我成年以后,爸爸第一次看到我的胸脯,他显然被我的举动惊呆
了,也许他以为这件事对我的刺激太大了,我有些精神失常了吧。就在他手足无
措的时候,我起身把短裤连同内裤一起脱了下来,现在我完全脱光了,全身赤裸
地站在爸爸的面前。
  我跨坐上爸爸的大腿,抱住爸爸。上次和赵哥接吻就是样的姿势,嗯,我要
不要吻一下爸爸?感觉好奇怪呐。
  爸爸闭上眼睛不敢看我,抱着我,轻轻地抚摸着我的裸背。喃喃道:爸爸错
了,爸爸真的错了,爸爸一定改。爸爸再也不跟那个女人来往了。你别这样。快,
把衣服穿回去。我像没听到一样,就这样抱了爸爸一会。最后我在爸爸的面颊上
亲了一下。
  爸爸推开我让我穿回衣服,我却并不着急。我摆了一个造型,问爸爸好看吗?
  爸爸有些生气,说哪有女儿挑逗爸爸的。其实我还真想看看爸爸硬了没,这
事我一直很好奇。上次想问问小兔的爸爸看到小兔的裸体会不会硬,后来觉得这
问题太过隐私而没有问出口。爸爸现在是坐在沙发上,坐姿是很难看出的。
  爸爸一直在催促我把衣服穿上,我却毫不理会。我光着身子坐在爸爸旁边,
告诉他我现在正在兼职做人体模特的事。如果刚才爸爸的表情是后悔的话,那现
在绝对是后悔的n次方。看得出他很生气,但想骂我却又张不开嘴,自己毕竟也
是有错在身。爸爸沉默了。这时我才想到,爸爸大概是以为我成了人尽可夫的妓
女,他可能以为,既然脱得溜光给人家看,来一发似乎也是顺理成章的事。我便
跟爸爸解释说,我还是很洁身自爱的,只是给他们看,从没跟他们做过别的,我
现在还是处女之身呢。爸爸听到这,就像落水的人忽然抓住了可以救命的稻草,
眼神忽然一亮。
  我是和爸爸并排坐在沙发上的,说到这里,我就把两只脚放上沙发,同时把
身子转向面朝爸爸的角度,这样我的两腿叉开,小穴正对着爸爸。我把小穴分开,
露出里边粉白的处女膜,让爸爸看。爸爸起初不好意思看,但他太希望我现在还
是处女了,便靠近了很认真地看了一下。确定处女膜无恙以后,爸爸的态度缓和
了许多。
  我又重新把脚放下,爸爸揽住我的肩,对我说了些要爱惜自己的身体,不要
放荡之类的话。我心里想,如果我告诉他我用嘴给6个男人口交过,跟3个男人
睡过,不仅大便给别人看,还被别人用手指侵入到我的屁眼,不知道他会不会当
场晕倒。
  不管怎样,处女膜君这一次帮了大忙了,在爸爸眼里,我还是那个有分寸的
乖乖女。最后,我拜托爸爸把这个事告诉妈妈,我希望在我的模特生涯里能获得
家人的支持。妈妈对爸爸几乎是一种崇拜的感觉,当年也是妈妈追的爸爸,所以
我觉得这件事爸爸应该没问题,爸爸也答应了下来。
  我起身当着爸爸的面,一件件地把衣服穿好,返回了学校。嗯,穿衣服的时
候我居然有点舍不得穿回去,哎,我太变态了。
  过了几天,妈妈给我打电话,让我周末回家吃饭。我知道这是爸爸已经渗透
给妈妈了,听妈妈的语气,似乎已经接受了这个事情。我周末回到家,果然,妈
妈说既然已经做了这个了,当父母也不便阻拦,那种感觉就好像我已经入了娼门
当了妓女,便一辈子不能翻身一样。我刚想解释,爸爸连忙给我使眼色,我会意
这是爸爸要以后慢慢让她理解,便不再解释。妈妈问我当模特时是什么情形,我
就把手机里的一些拍摄花絮给她看。这些是影友后来传给我的一些照片,我把一
些比较满意的存在手机里。
  当看到那张在外景地我全裸地走在前面,身后是一大群摄影师的照片时,妈
妈担心起来,我光着身子和一群大老爷们混在一起,怎么看也是一只小嫩羊混在
狼群里的感觉。我连忙放大了照片,让她看到曼姐和小水,说摄影师里还有女的
呢,别太担心。爸爸也符合说,咱女儿有分寸的,现在还是处女呢,听说现在大
学的女生已经没有多少处女了,基本上一谈恋爱就开房上床,咱们女儿虽然光着
屁股给人家照相,但比起那些女生,还是咱们的女儿更加洁身自爱。爸爸说到这,
我就很配合地脱下裤子,坐上沙发,让妈妈检查处女膜。妈妈看了爸爸一眼,可
能觉得女儿当着爸爸的面脱裤子不太妥当,但马上又想到女儿是裸体模特来着,
「人人得而看之」的,亲老爸看到也不算什么了。妈妈叹了口气,然后凑过来仔
细检查起来。妈妈可不像爸爸不好意思,用手扒开我的小穴看了很久。拜那些广
告所赐,妈妈还仔细查看我的处女膜是不是修复过的。
  爸爸说,我都检查过了,没问题。妈妈说爸爸是老不正经。还把爸爸赶开。
  妈妈检查完了,我没有穿回裤子,反而把上衣和胸罩都脱了,全裸地坐在沙
发上。
  妈妈吃惊地问我要干啥,我就说,光着比较舒服,你们都看过了,还这么遮
遮掩掩地干啥。这基本上是宣布我可以在家里随便光着身子了。是啊,在外面都
随便给别人看,在家里为什么反倒不行?妈妈大概也是想到了这一层,也不再强
求我穿回衣服。我就这么光着身子,和父母吃饭。爸爸起身添饭的时候,我真切
地看到爸爸的裤子顶起了一个大包,果然,爸爸面对全裸的女儿也是会硬的。
  这样一来,我当人体模特最担心的一件事就算解决了。没想到爸爸的一个小
错误,竟然解决了我困扰已久的大问题。以前我总是担心自己的裸照被父母看到,
现在这种担心再也没有了。家人,老公,朋友都认可了我是人体模特的这个事。
  我感觉再无任何羁绊了。而且以后回家,我基本都是到家就脱光,爸爸也能
淡然处之了。有时还拍拍我的屁股或者碰一下我的胸部,尺度有些像罗叔。而每
次妈妈遇到我的裸体,便坚持要检查我的处女膜,于是我一次次地掰开小穴让妈
妈看,后来爸爸也加入了检查的行列,这是妈妈让爸爸过来一起看的,妈妈总担
心我是修补了处女膜后给她看的。爸爸说不看,妈妈反过来说这个当爸爸的一点
不关心女儿。后来爸爸不得不来看,我也很享受这种掰开小穴让双亲欣赏小穴的
感觉。
  嗯,蛮刺激的,有一次爸爸还说你别出水啊,我说控制不住嘛。然后妈妈打
了爸爸一下。
  我不知道爸爸和那个女人断了没有,毕竟我也不能总是跟踪,有时我挑逗爸
爸说,爸爸我来给你满足一下啊?爸爸便作势要打我,说我越来越疯。看来爸爸
对于父女乱伦这种事还是难以接受的。我却无所谓,封建礼教在我们这一代人眼
中已经很淡漠了。
  把话题转回来,说说那个在咖啡厅谈来的项目。关于母子的主题,我一下就
想到了吴婶。我们在710玩得那么疯,而唯独吴婶被排除在外,我认为大家都
是有一个跟随的心理,吴婶看到我们这样,心理上应该已经能够接受当众脱光这
样的事了。而且,很多人都说我跟吴婶长得有点像,特别是眉毛最像。我俩在一
起的时候还真有些像母女。我把我的想法告诉了晓祥,晓祥不相信我能说动吴婶,
而且不知道吴总是什么意见。毕竟自己的婶子被朋友欣赏裸体是一个比较尴尬的
事。晓祥不知道,吴总自己都在婶子面前脱光了衣服,挺着个大鸡巴吃饭。而且
吴总有把柄在我手里呢,所以我完全不担心吴总。而对于吴婶,我也是信心满满。
  我自告奋勇地去找吴婶。这个时候是上午,吴婶正在厨房做饭。这时虽然是
夏末了,但天气仍然很热,吴婶的汗都把衣服湿透了。
  我跟吴婶把事情说了,我以为吴婶一定会痛快地答应下来,没想到她笑着跟
我说,婶子年纪大了,不能跟你们年轻人一样疯,别人会笑话的。而且自己的侄
子在这里当老板,自己脱光了给别人看,会给吴总丢人的。被吴婶拒绝让我有点
失望。我只得讪讪回去了。
  整个过程吴总并不知道。但这天傍晚,吴总好死不死地回来了,还冲我挤眉
弄眼。嗯,觉悟吧,吴总,你撞枪口上了呐。
  我们两个有些日子没搞地下活动了。晓祥又恰好不在,当小张他们进了电梯
以后,我就光脱脱地去找吴总,心里全是小算盘。
  前几天吴总给710的厕所装上了淋浴设备,不是淋浴间那种,就是个热水
器,洗澡的话会搞得厕所里到处都是水,另外吴总还加了一双塑胶拖鞋,嗯,这
样干坏事方便多了,所有人都是一脸的坏笑。
  我和吴总进了厕所,吴总很直接地跪在我面前,而且是跪坐的那种,并且仰
起脸来,看样子是想让我一开始就尿他脸上。我站在他面前,叉开腿,掰开小穴,
阴道就在他面前。
  我没开闸,我豁豁着小穴问他,有没有兴趣反过来尿到我身上。
  嗯,吴总刚才半软的鸡巴一下就挺了起来。
  这不是我临时起意。话说我不少决定都是在完全无脑的状态下做出的,但眼
下这个不是,这个是我盘算好的。上次就被吴总沾了一身的尿,所以再沾一次也
没什么,而且这可以作为我说动吴总去劝说吴婶的交换条件。当然其实我还握着
吴总的小辫子呢,不过用公开他的秘密做为要挟手段好像有点太流氓了吧。还有,
自从上次和吴总玩过之后,我心里总有那么一点点的被侵犯的期望,还有,嗯,
被侮辱。
  吴总鸡巴上的变化就当是回答了。我跪了下来,在吴总的面前。吴总还没起
身呢,两个人面对面的跪在一起,一丝不挂,在厕所里。这算什么?夫妻对拜?
  话说新婚之夜的夫妻俩这么来一下一性趣盎然。
  吴总站了起来,现在换成他的鸡巴面对我的脸了。哎,我还没想好让不让你
尿我脸上呢,快停下!再说我还没提条件呐,吴婶的事我一点没说呢。不过站起
来好麻烦的,我还是保持着跪姿,先说了只许尿身上,不许往脸上尿的事,我还
用手掌在脖子的位置比量了一下,嗯,手掌以下可以,上面的不行。然后我又说
了吴婶的事,嗯,正宗的跪求,还是裸体的,不能更有诚意了。
  吴总说明天他和吴婶说,还说咱们都这样天天光着,还操来操去,她只是脱
一回衣服何必介意呢。嗯,听起来好有希望。
  然后吴总要尿我了。
  吴总的鸡巴硬硬地挺着,这种角度想尿我身上得往下掰。吴总掰的角度好大,
这东西真的不会掰断么。好吧,那东西现在对准了我的大腿,小腿现在折叠在大
腿的下面,所以估计可以幸免了吧。我等着那股温热的热流喷在我的大腿上。
  半天没动静,吴总尿不出来。
  话说硬硬的鸡巴掰成这种角度估计尿道都挤扁了吧。吴总往后退了几步,这
样鸡巴的角度不用那么惊悚了。虽然只远了一步,但这角度能看到我的全身,跪
姿显得大腿特别的浑圆,白白的两根,挺性感的。吴总看了我一会,我以为他还
尿不出来,没想吴总说:小晗,你跪着真好看。废话,老娘当然好看了,哎不对,
你是说我好看还是我「跪着」好看?我怎么觉得是说我「跪着」才好看来着。
  没机会和他掰扯了,吴总尿出来了。
  吴总真好心,尿先是喷射到我膝盖前面的地上。然后顺着大腿往上爬。硬起
来的鸡巴让尿柱变得很细,并且更加有力,嗯,痒痒的,温温的,伴随强烈的刺
激。我应该算是一个很漂亮的女生,至少有很多男生喜欢的,在「变坏」之前我
也一直是洁身自爱来着。然而现在我有如一个马桶,而且是跪在地上的马桶,接
尿用的。话说一个人怎么可以把另一个人凌辱到这种程度?凌辱让我感到刺激,
很强烈的刺激,我开始发抖。我好像没高潮,但却如高潮般发抖。记得上次尿吴
总好像我也这么发抖来着,我忽然想到上次感觉到刺激好像不是因为凌辱到了吴
总,相反,让我感到刺激的,是「被」凌辱。
  上次开闸放尿的是我,但在我心里,却好像那个被淋得满脸尿水的才是我。
  那个「被」淋得满身尿的才是性奋得发抖的我。话说主动让吴总往我身上尿
尿真的是为了那个「交换条件」吗?
  刚才觉得小腿会幸免来着,现在发现其实小腿最倒霉,所有的尿液最终都汇
集在小腿那里,然后才流向地漏。喷射点爬过大腿,在阴部停留了一会,然后往
上爬,顺着小腹向上,到了乳房上。
  昨天在学校里看到一个同班男生,因为我穿了一件低领的小衫而惊讶不已。
  其实这领口也不算太低,但我以前穿衣服很保守的,这次居然露出了一点点
的胸脯,算是破天荒了。那男生一付「赚到了」的表情,可他肯定想不到,第二
天我就跪在地上被一个男人往整个肉球上尿尿。尿柱很有力量,在乳房上「推」
出了一个窝,嗯,这玩意真挺软的,小李肯定喷不出坑来。
  喷射点继续向上,嗯,我记得刚才用手比划过,终点在脖子上。吴总的角度
不可能喷到那里,我的下巴挡着呐,除非我仰起脸。嗯,要不要仰起脸?要是仰
起来的话,会给吴总一个什么信号?
  其实从喷射点爬上大腿到现在,也不过十几秒的时间。吴总现在不像是要完
事的样子,但我猜想存货肯定不多了。要不要仰起脸是个挺纠结的事:不仰,那
刚才说的「最高到这」的约定怕是要爽约了,现在吴总可能连我的锁骨都够不到;
但如果仰起脸来,那简直是在告诉吴总:尿我脸上吧。
  嗯,好刺激。
  我心里想着「要遵守约定」,然后仰起了脸。吴总如果遵守约定应该只爬到
我的脖子上才是,但是上次我记得和他约定不许碰我来着,结果他在我屁眼上亲
了一口。
  哎,随便吧!
  吴总一如既往地不把约定当回事。喷射点过线了。我闭上了眼,嗯,这样给
吴总的信号更明确了。刚才把辫子解开就好了,那头绳上有个小兔子我还挺喜欢
的呐。
  我觉得我肯定会恶心到吐。但其实并没有。
  我只感到刺激。我不仅是个荡妇,还是个变态。吴总那样的变态。喷射点在
我的脸上爬,我满脸都是尿,而我的手却伸到小穴的位置开始自慰。
  跪着自慰,并且还有人不停地往我脸上喷尿,尿水顺着我的脸流遍我的全身,
话说吴总真够持久的,尿了多久了?居然还没完!嗯,变态!
  尿完了。我不敢睁眼,怕尿流进眼睛里;也不敢说话,怕尿流进嘴里。我甚
至不敢动,就这么跪在厕所地上,仰着脸,像一个雕塑。一个湿漉漉、臊哄哄的
雕塑,应该挺恶心的吧。吴总还算有良心,打开花洒给我冲洗。冲了好一会我才
敢睁开眼睛。我很脑残地想抱住吴总沾他一身尿恶作剧一番来着,然后才想到刚
才已经冲干净了,再说,就算沾上了,吴总这种变态也不会在乎的。
  一起洗澡的时候吴总没抠我屁眼,感觉有点失望呐。但是又怎么好意思主动
让人家插自己屁眼呐?洗完澡,两个人光着身子在沙发上坐着闲聊了一会,吴总
说,吴总的叔叔早年就去世了,吴婶从40多岁时就是独身,儿子在国外,只有
春节时才回来。以前吴婶家和吴总家很近,吴婶的儿子不在身边,对吴总就关怀
有加,两人情同母子。以我们的观点,吴婶是在性压抑中走过来的,这是一个比
较残忍的事。吴总说他挺希望吴婶和我们一样能够得到释放。
  第二天,一上午无话,中午吃饭时,吴婶小声对我说,说下午想到我们那里
去看一下,哎,看来吴总把她说通了。我赶紧联系晓祥,让他别找模特了,下午
回来就是。
  下午,吴婶把餐具洗干净,像往常一样拎着小包离开710,然后溜进了7
06,我和晓祥就在那里等着呢。吴婶笑着说:你们这些小孩啊,真是能疯,把
我这个老太太也扯进来了。我抱住吴婶,亲昵地亲了她的脸颊一下。我想帮吴婶
脱衣服,吴婶却执意要到厕所里去脱,我没强求,看着吴婶进了厕所,关上了门。
  我以为吴婶肯定会很久。脱衣服当然费不了多少时间,鼓起勇气走出来才是
最费时间的。
  没想到,大约只有1分钟吧,吴婶就打开了门,我们看到了吴婶全身赤裸地
站在厕所里。她犹豫了一下,终于鼓起勇气走了出来。吴婶是50多岁,根本不
算是老年人,只是寡居了这么多年,穿的衣服总是显得很老气。这下脱光了衣服,
我忽然觉得吴婶不仅变年轻了,而且变漂亮了。吴婶的皮肤很白皙,也很有弹性,
胸部有些下垂,但绝不是那种耸拉的感觉。腰部有一些赘肉,但丝毫不影响凸显
她那硕大的大屁股。两条浑圆的大腿笔直而修长。吴婶年轻时绝对是个大美女。
  晓祥也看得傻了,没想到吴婶那一身老年装包裹的竟然是这样的一个身体。
  吴婶羞红了脸,回避着我们的目光。我扶着吴婶走到摄影区,晓祥开始指导
我们做造型。吴婶的神态、姿势都不是很到位,不过这个在意料之中,今天只是
热身而已。今天的目的是让吴婶放得开,而拍摄的照片其实是毫无用处的,这个
我们没有跟吴婶说明。
  拍完后,我告诉吴婶,得拍三天才能拍完。时间都是下午。吴婶答应了,然
后要穿回衣服。哼哼,她可没想到,刚才吴婶从厕所里出来时,我就偷偷把她的
衣服给藏起来了。吴婶找不到衣服有些慌神,我笑着拉着她的手,把全身赤裸的
吴婶拽到了走廊。吴婶光洁的裸体就这样沐浴在下午金色的阳光下。吴婶被我的
举动给弄懵了,不知道我要干啥,我拉着她往710走去,吴婶就这么呆呆地跟
我走了几步。当她反应过来我是要把她拉到710时,才开始极力地挣脱我。两
个全身赤裸的女人就在走廊上这么拉扯着。这时我俩距离710的门也就只有几
米远,吴婶一个劲的说:不行!小晗!不能这样进去!不行!吴婶的声音很小,
但在寂静的走廊上还是很容易被听到的。小张他们听到声音就出来看。两个全裸
的女人在走廊上,大家当然知道其中一个是我,而另一个是谁竟然谁也没反应过
来。当大家看到吴婶的脸时,都惊呆了。小齐失声道:吴婶,怎么是你?
  吴婶看大家都看到自己了,也就不再和我拧着劲了。全裸的H姐和小兔也跑
了出来,大家扶着吴婶进了门。小张说,吴婶,没想到你身材这么好啊,咱们公
司隐藏着一个大美女居然谁都没发现。小李也附和着说,是啊是啊!看吴婶的皮
肤多白。大家七嘴八舌地品评和赞美着吴婶。我想吴婶既然同意当一次裸体模特,
就一定有被人看的心理准备,所以我帮助他扩大了一下尺度,让平时朝夕相处的
这些人看到她的裸体。果然,吴婶并没有生我的气,而且在大家的赞美中,似乎
获得了一些满足。吴总也赞不绝口地夸赞着自己婶子的裸体,吴婶终于释怀了。
  吴婶嗔怒地打了我一下,说:死丫头,把婶子的衣服藏哪里啦?我笑道,还
在我们那里呢。吴婶又赤裸裸地和我走了出来,在走廊上很自然地走到706。
  我把藏好的衣服拿了出来,吴婶这次不进厕所了,而是当着我们的面,把衣
服一件件穿好。
  第二天下午,吴婶如约前来。这次脱衣服也是当着我俩的面,拍摄的过程顺
利了许多。晓祥说,这一次拍的有很多都是可用的。
  第三天中午,我光着身子去吃饭。到710发现小张他们也都光着。这种情
形不多见的。男生们通常是吃完饭时,如果要干女生才会脱光衣服的,而且干完
以后还会穿回去。虽然偶尔有全裸办公的情形,但那还是挺少有的。大家全都光
着身子去盛饭,公司里弥漫着一股淫糜的气氛。今天吴总不在,也许是这个原因
吧。吴婶照例穿着白大褂,脸上都是汗水。H姐就说,吴婶你也脱了吧,你看我
们都脱了。原来大家是想用这种方式,让吴婶彻底融入我们。应该是大家的举动
感染了吴婶吧,吴婶稍作犹豫就同意了,在大家的目光中,脱了白大褂。吴婶里
边的内衣居然是紫色蕾丝的,和昨天的老款内衣大相径庭,没想到两天的时间已
经让吴婶改变了不少。吴婶毫不犹豫地把内衣也脱了,终于再一次全身赤裸地站
在我们面前。吴婶笑着说,这样可真凉快。
  吃饭时,吴婶也不再是自己在厨房吃,而是和我们围坐在一起,四个女生,
三个男生,全都是一丝不挂。男生们的鸡巴都是直挺挺地立着。我想这下饭后估
计会有一场大战。
  果然,大家收拾停当后,小兔便抱住了小李,两个人吻在了一起。小张则一
下抱住了吴婶,吴婶也不拒绝,任由小张吻了过来。我和H姐把小齐给围在中间。
  我对于这三个男生的喜好是很清楚的,小张比较喜欢白胖的女人,对熟女尤
其感兴趣。吴婶这种风韵犹存的妇女正中小张的下怀。小张大概是对于「干了老
板的婶子」这种事有些顾忌吧,所以选在了吴总不在的这一天。吴婶似乎也是因
为吴总不在的缘故而放荡了许多,在小张一翻狂吻之后,很配合地让小张把鸡巴
插进了她20多年无人问津的阴道。
  这一次三个男生把老板的婶子给轮奸了一遍。吴婶很满足地躺在地板上,小
穴里涌出一大滩精液。
  最后大家一起到厕所洗漱,男生们也不穿回衣服,就这么光着坐在办公位上
工作,吴婶也大大方方地光着身子在厨房洗餐具。下午拍摄时间,吴婶拎着衣服,
全身赤裸地走了过来。晓祥有事耽搁了一会,我就和吴婶坐在沙发上聊天。公司
的大门依然没关,无论是谁从电梯走出来,都可以看到全身赤裸的我们。吴婶似
乎毫不在意这一点。
  这时电梯叮的一声,门开了。快递哥走了出来。这次快递哥是到楼上送快递,
顺便来看我一下。快递哥当然认识吴婶,看到吴婶全身一丝不挂地坐在这里,吃
了一惊。倒是吴婶淡定得像什么似的,还问快递哥有什么事。
  后来的拍摄很顺利,客户也非常满意。客户以为我们俩是真正的母女,很赞
叹晓祥的办事能力。吴婶经过这一次拍摄,心理彻底变年轻了,不仅越穿越年轻,
还越来越性感了。时不时的在厨房里全裸做饭,还光着身子到走廊上倒垃圾。收
发室的李叔和保安黄叔也先后都看到了吴婶的裸体。对于他们来说,年龄相仿的
女人光着身子比我们这些小丫头更具有刺激性。李叔甚至忍不住摸了吴婶一下,
看吴婶并不如何反感,便逐渐扩大尺度,到后来可以握住吴婶的整个大乳房或者
大力地捏吴婶的大白屁股。
  暑假过得好快,眼瞅着要开学了。我和小兔几乎同时来了例假,这几天就没
脱光。H姐先是自己裸了一天,然后也跟我们一起不脱光了。其实脱光这种事在
7楼挺没规律的,有时候一连几天都是满眼的光屁股,间或几天穿衣服的;有时
候反过来,一连几天都是穿衣服的,偶尔有屁股看。穿衣服和光着都有各种各样
的原因,来例假是个原因,买了件好看的衣服难道不应该穿上美一美吗?其实小
兔最喜欢裸体了,只要她不迟到,来的时候肯定就是光着的,然后H姐也就跟着
脱光,最后是我。当然小兔这种懒兔子想在H姐前面到公司还是挺难的,不过好
在H姐经常惯性般地在被小兔「勾引」之后一连几天都是光着的。
  中午男生们时不时的还是会干女生,但不像以前动辄两三发,他们的身体也
吃不消。用小张的话说,只有累死的耕牛,没有犁坏的地啊。不过他说这话时,
H姐就很不以为然地说,我们女生也很累呢。有一次小张又说这个时,H姐就刚
好骑在他身上,阴道里塞着小张的鸡巴。H姐就说,你还说累?都是我在动好不
好?都是我在动好不好?她每说一句,就抬起屁股又坐回去一次。H姐能让小张
的鸡巴完全脱离她的阴道,然后又准确地把鸡巴坐回去。
  男生们虽然爱惜身体,但轮奸还是有的。这方面男生们自有安排。比如这天
吃饭时,小张对H姐说,今天我们想轮你。H姐通常会很平常地说,好啊。饭后
H姐就很顺从地躺在地板上,男生们挨个轮奸H姐,把H姐干得浑身是汗。第二
天或者第三天,大家再说小兔,我们要轮你了。再后来是吴婶。偶尔也「轮奸」
  我,我跪着给他们口交,他们射得我满脸都是。如果只是口爆,我基本上事
后并不漱口,嘴里有点精液的味道让我觉得很刺激。男人的精液的味道跟吃的东
西有很大关系,小齐爱吃水果,精液就总有一点淡淡的果香,小李爱吃肉,精液
就是有点腥的味道。对了,赵哥的精液后来很少有果香来着,那次有果香是之前
小静逼着他吃了很多水果,后来赵哥的精液和晓祥差不多,糯米味。
  男生们在一天当中通常都是一发,这样不至于太损耗他们的体力。我们女生
也得看身体状况,因为大家都不喜欢套套,所以只是在安全期内才让男生们干进
阴道。比如这次他们要轮奸小兔,小兔就说,不行不行,现在不是安全期,你们
轮晗姐吧。轮奸的事通常是选在吴总和晓祥不在的时候。如果晓祥在,就肯定不
会轮我,如果吴总在,就肯定不会轮H姐。避讳晓祥倒还好理解,毕竟我是晓祥
的女朋友,虽然大家都知道我俩对性事的态度,但还是不太好意思当着晓祥的面
干他的女朋友,但是避讳吴总倒是很奇怪的,好像H姐是吴总的女朋友一样。其
实H姐和吴总的关系很微妙,绝对超越了一般上下级的关系。H姐并不想让大家
把自己当作吴总的专属品,她很想打破这个局面,所以在某一天,吴总和晓祥都
在的时候,H姐主动和男生们说,你们几个,今天轮奸我一回吧。
  女生穿衣服的时候,男生们也不那么老实的,吃吃女生们的豆腐是家常便饭。
  女生们通常也很配合。有时是言语上的,比如小张问H姐,今天穿的什么颜
色的内裤啊,H姐就很配合地告诉她是什么颜色。有时是肢体上的,比如小李会
隔着裤子去捏小兔的屁股,小兔也不躲开。
  这天中午吃饭的时候,大家拍着队去盛饭,小齐在我身后,就从身后抱住我,
用手揉捏着我的胸部。边揉边说,晗姐有些日子没脱衣服了,今天脱一回吧。我
很顺从地说,好啊,你来脱吧。我一边说一边很配合地伸开双臂,小齐就把我握
在我胸上的手移到了扣子上,一个个地解开,然后我又放下双臂,小齐把我的上
衣脱了下来。牛仔裤也是一样,小齐从后面伸过来的手解开裤口,拉开拉链,然
后褪了下来,我很配合地抬脚让他把裤子彻底剥离我的身体。这时小张惊叹道,
小晗穿着这个内衣好性感啊。这是晓祥给我买的一套内衣,淡蓝色带蕾丝花边,
虽然不是情趣内衣,却很好地衬托出我的身材。大家都说这个内衣很好看,我想
大家看我的裸体早就习惯了,就跟小齐说不如今天就穿着这个内衣吧,我也确实
很喜欢这个内衣。我看了一眼小兔,小兔的眼神是一种很想脱的感觉,我就对H
姐和小兔说,你俩怎么回事啊?小兔便如听到赦令一样飞快地把自己扒光,H姐
也笑吟吟地脱光了衣服。
  这次算是开了个女生不脱光也可以扒光女生干的先例。在这之前发生在7楼
的性事基本都是以女生主动脱光为前提的。嗯,除了H姐被赵哥强奸那次,那次
太惨烈了,所以不能算。第二天中午,小张就不出预料地开始挑逗H姐。H姐也
不觉得烦,说吃完饭让你干一次就是了,然后又跟小齐和小李说,今天别轮我了,
下午有不少活要干呢,别搞得太累。饭后,大家把餐盘送回到厨房,H姐却坐在
沙发上没脱衣服。H姐对小张说,想干姐就来把姐的衣服脱了。这就是昨天我开
的好头。小张笑嘻嘻地过去解H姐的扣子,脱了上衣,露出粉色的胸罩。胸罩也
很好脱,两个大乳房跳了出来。上身全光了以后,小张又去脱H姐的裤子,但H
姐坐在那里,并不配合,其实刚才脱上衣的时候H姐也没配合,但上衣好脱,裤
子可不行。如果H姐不抬一下屁股,裤子是很难脱下来的。小张费了半天劲也没
得逞,H姐笑道,你小子当流氓都没资格。说着,抬了抬屁股,小张这才顺利地
把H姐扒光。
  H姐被扒光以后,很顺从地躺在了地板上,小张也扒光自己,和H姐滚在了
一起。大家就围在一起看。这一次是破天荒地没有大乱交,而是大家围观着,很
仔细地欣赏着男同事干着女同事。他俩也很有默契,动作配合得很协调。而且一
会是小张在上面,一会是H姐在上面。两人翻转时居然不停止抽送。小张在上面
时,像一个野兽一样疯狂地抽送,H姐就浪叫个不停;H姐在上面时,整个腰部
都在扭动,硕大的屁股特别抢眼。终于,小张射在了H姐的体内,两人全身都是
汗。
  原本他俩是要在地板上躺一会的,但这时电话响了,是找H姐的,H姐起身
接电话,小张去厕所冲洗。H姐接电话的语气特别的沉稳,完全听不出来这是一
个刚刚在众目睽睽下被干得浪叫的女人。吴总这么器重H姐是有道理的。电话讲
了很久,小张从厕所出来后,把衣服都穿好了H姐还没讲完。这时就是一个所有
人都衣着正常而唯独H姐全裸地站在那里的景象。
  电话里似乎是一个操作上的问题,H姐耐心地讲解着,手就很自然地抚摸着
自己的屁股,这是她的一个习惯动作。在正常得不能再正常的景象里,突然一个
身影出现在门口。
  前面说过,我们通常都是不关门的。我们这一层,甚至我们这幢大楼都很少
有来客。但这次,却是一个陌生男人,站在门口。H姐还没发现,又讲了几句,
然后把电话挂掉。一抬头,这才发现门口的人。
  H姐啊的一声,然后捂着胸就蹲下了。门口的男人也吃惊不小,愣在门口,
一动也不动。H姐大喊着,你出去,快出去!那男人似乎回过神了,不仅没出去,
还进来了。原来这个人就是H姐长期维护的软件系统的客户,准确的说,是客户
公司里那个跟H姐做业务接洽的人。H姐负责的这个系统,是710的一项重要
资金来源,一直是这个人负责把公司各部门的修改意见集中整理,然后交由H姐
进行升级或者修改。我之前见过几次,大家称呼他王哥。不过他很少来公司,通
常都是打电话叫H姐去。如果要来,也会事先通知。他似乎对H姐有那么点意思,
但却没有展开攻势追H姐。在我开始全裸来吃饭以后,有过一两次是他打电话说
要过来,大家就穿好衣服。我则干脆回去吃了。但这次王哥竟然没有任何通知就
径自来了。
  王哥进来在沙发上坐下,H姐还蹲在那里。而且大概是怕他看到重点部位吧,
H姐故意侧面对着他。其实这样可以看到她完美的曲线,侧面的乳房,被双手挤
压着突出好大一块,雪白的屁股和大腿都一览无余。而且,H姐的脚边还有一些
精液,那是H姐接电话的时候从阴道顺着大腿流在地板上的。这下什么也瞒不住
了。
  王哥说,小H,你还有这个爱好啊。H姐在短暂的惊吓以后,已经有些平静
了,但还是捂着重点部位。H姐果然是那种很精英的女人,思维很快就转变到如
何处理现在的囧状了。H姐责怪道,你来怎么不事先打个电话?我们公司有这个
风俗,你别那么大惊小怪的。我对H姐的解释感到好笑,还风俗,不如说企业文
化了。但当时真没有更好的解释。小兔这时也打圆场说,是啊是啊,我们就这个
风俗。这下轮到王哥吃惊了,他完全不相信。小兔就说,不信你看。说着,她当
着王哥的面,一件件地把自己的衣服脱了,最后全裸地站在他面前。我在小兔脱
到剩下内裤的时候,也很配合地开始脱衣服。最后三个女生都光着身子了。这时
H姐也站起来了,不再遮挡自己的重点部位,任由王哥看自己的胸部和一塌糊涂
的小穴,她身上还有一些汗,显得全身闪闪发亮。
  王哥有些气愤的样子,说你们竟然这么淫乱,我不能和这么不要脸的人合作。
  说着就要往外走。他们这个软件有多重要连我这个外人都知道,这种客户是
不能得罪的。小张连忙拦住王哥说小话打圆场。最后王哥幽幽地说,要是他能干
H姐一次,就帮我们保守这个秘密。
  H姐一下就大脑死机了。事实上,以前的日子虽然淫乱,但男生也就只有这
几个人,这几个熟得像一家人的小男生。被客户上,对H姐来说这绝对是出卖尊
严的事。性交和看到自己的裸体,这完全是两个层面上的事。H姐挺喜欢展示自
己的裸体的,这一点从她主动在办公室里脱光就能看得出来,但是性交就是另一
回事了。我从H姐的脸上很容易地看出了拒绝。H姐咬着嘴唇,看着王哥,沉默
了有5分钟。5分钟的时间好长。最后H姐说,好吧。
  王哥以一种胜利者的姿态说,那走吧,咱去开个房。H姐很坚定地说,不行,
就在这里。不然免谈,你要撤掉我们就撤吧。这下轮到王哥纠结了。后来H姐和
我说,这是谈判的一种技巧。王哥纠结的时间可比H姐还长,我和小兔也就只有
全裸着陪在当场。王哥在纠结的同时还用目光贪婪地看着小兔的和我的裸体。
  王哥盯着H姐硕大的乳房,终于禁不住诱惑答应了。不过这家伙很害羞,只
是把裤子脱了一半,我都没看到他的鸡巴,他就把阴茎插进了H姐的阴道。H姐
被干的时候,她望向我这边,那幽怨的眼神,我忽然能体会到过去贞洁烈妇被强
奸以后宁愿去死的感受了。这次H姐是实实在在地被强奸了一回。王哥是个早泄
男,没多久就交枪了。然后迅速提上裤子,告辞走人了。H姐起身在厕所里洗了
很久,大家谁也不说话。
  接下来的两天,公司里的气氛很凝重。大家也不再说色色的话题了。甚至都
很少有人在吃饭的时候聊天。第三天中午,王哥居然又来了,而且很猥琐地说要
再干H姐一次。H姐正在吃饭,听到这个就很认命地放下餐盘,开始脱衣服。王
哥这次一改上次的害羞,居然旁若无人地也脱光了衣服。这次我看到了他的鸡巴,
说实话这是个没什么特色的鸡巴,既不特别短小,也不特别雄壮,属于见后没什
么印象的鸡巴,哦对了,黑的。
  王哥让H姐撅着屁股,他后入式的干进了H姐的阴道,H姐的眼神不再是幽
怨的,我能品味出一丝愤怒。王哥还是早泄男,2分钟不到就泄了。然后他很得
意的穿好衣服,跟我们连招呼都不打就走了。H姐居然没动,还撅着大白屁股在
那里。等王哥走出门了,H姐说,小李,过来给姐来一发,太不过瘾了。也不知
道王哥听到没有。小李很狐疑地走过去,说,H姐,你不是来真的吧?H姐保持
姿势,用屁眼看着小李,说快点快点,这货太不顶用了。小李看H姐并没有精神
崩溃,就听话地脱下裤子,硕大的鸡巴挺立了起来,干了H姐足有半小时,H姐
也是浪叫连连。完事后,H姐全裸地继续吃饭,我觉得这太不正常了。H姐冲我
眨眨眼,说小晗你不用担心,姐没事。姐不能任由他胡来,姐想好了怎么收拾他。
  听到这个我就放心了,看来H姐真的没事。不过她说王哥胡来,那小张他们
就不算胡来?
  我觉得H姐这样的精英,报复手段一定是很巧妙的,但事情的经过不仅轰轰
烈烈,甚至还有点吓人。
  这个报复的经过发生在客户那里,我没有亲身经历。这里只讲个大概。
  H姐这种职场精英可不是只有吴总一个人赏识,客户公司的那个大老总对H
姐也是青睐有佳。最近这大半年H姐她们都在忙着给那个客户开发一个新的项目,
大头目很重视的。在这之前,710这样的小公司其实只有资格负责一些不重要
的外围项目,这次是首次接触到「核心级别」的项目。不得不说H姐在这里边起
了很大作用,所以H姐很用心,小张也竭尽所能地帮着H姐。H姐之前说了,对
这个项目很有信心,大公司来做也不会做得更好。
  然后发生了王哥的强奸事件。
  在H姐说要收拾王哥之后,日子好像又恢复了平常,H姐也看不出什么异样
来,唯一的不同就是中午的聊天时间似乎没有了,大家吃完饭就开始工作。还有,
小兔好像不迟到了,不过不知道是没迟到还是头一天根本没走。不仅仅是小兔,
好像大家都是住在公司里一样。
  后来小张告诉我说,H姐之前在这个项目上有好多创意,这些创意相当出彩,
然而却并没有写到合同里。H姐是想把这些作为对客户的一个报答,同时也可以
竖立自己公司的形象。负责技术的小张觉得复杂度太高,最后和H姐商量着把最
复杂的一些给砍掉了。现在H姐把原本砍掉的创意重新拾了起来,又挑出几个很
出彩的列入开发内容中。小张说了,为了H姐,拼了。不仅是小张拼了,大家都
拼了。五个人的小团队,像一家人一样紧紧地团结在一起。不,这个小团队其实
包括了7楼的所有人,这时候,大家彼此就是家人一样。
  汇报的前一天,小张他们一脸的疲惫,但却抑制不住脸上的得意之色。大家
像战场上凯旋的英雄一样,个个都闪闪发光。
  项目汇报会在客户的会议室举行,客户那边的高层悉数到场。H姐主讲。那
些出彩的创意一个个展示了出来,博得了阵阵的赞赏。小张之前跟我说过,这些
东西很多是大型软件公司都没有的,H姐的创意简直绝了,对于客户的业务,这
个软件系统简直堪称秘密武器。汇报完毕,大家给予了热烈的掌声。
  然后吴总说,我们决定违约了。一边说一边拿出签好的违约金的支票。话说
吴总这个变态在这种时候居然这么硬气,真爷们!吴总后来讲到这里也是得意洋
洋,拍着桌子说:老子不卖了!
  大头目当然要问怎么回事了,H姐避重就轻地说了「企业文化」的事,然后
浓墨重彩地说了被强奸的事。王哥当时还在场呢,不过级别不够,算是坐在旁听
席上吧。然后大家的目光刷地射向他。王哥估计想死的心都有了吧,瞪着他的有
他的顶头上司,还有顶头上司的顶头上司,还有不知高出多少级的上司,嗯,还
有大老总。
  H姐的怨恨这下都发了出来!她一拍桌子,怒喝一声:你敢不敢当着大老总
的面强奸我啊!早泄男!
  之前的计划是吴总的主意。吴总说了,为了H姐,失去这个客户也没关系。
  但得让他们知道咱们是个什么样的小公司,得让他们觉得惋惜。所以大家之
前的辛苦是为荣誉而战。吴总还说了,H姐是家人,咱们都是家人,家人比客户
重要。
  吴总说到这,我又排了排他的肩膀,嗯,这老兄真爷们!我爱死你这个变态
了。
  H姐的怒喝多少有些情绪失控,积攒多日的怨气这时一下发泄了出来。反正
破罐子破摔了,走出这间会议室,这家客户以后就是陌路人了。
  最后,H姐她们一帮子人,在吴总的带领下,牛哄哄地走出了会议室。
  再后面的结局出乎意料。
  大老总亲自给H姐打电话。代表王哥赔礼道歉。那个软件他们非常想要,正
如小张所说,这些出彩的功能别家没有,咱这叫独此一家别无分号。吴总的违约
金算是没花出去。
  再后来,大老总又把别的项目拿给H姐做,比上一个更接近核心业务。用吴
总的话说就是:对咱们刮目相看。不过另一方面,大老总还问了「企业文化」的
事来着,不知道H姐怎么说的,不过一定更加让这个老先生刮目相看。
  王哥没有被开除。如果丑事被曝光算是噩梦的话,那后面的日子简直堪称地
狱了。H姐的那句「早泄男」很快就传开了,公司里的女同事甚至当面称呼他早
泄男,搞得他无地自容,最后只好辞职了事。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5dav.org 加入收藏夹!